您好,欢迎来到化工仪器网请登录  免费注册加入
化工仪器新闻 | 化工仪器产品 | 化工仪器企业 | 化工仪器商机 | 十大化工仪器品牌
生意宝
化工仪器网 常州月恒仪器 联系我们
六国化工安纳达大股东增资挂牌延期 谁来接棒混改下半程
http://www.chem1718.com.cn 2019-03-07 10:06:27 证券时报

 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却在化工行业整体承压和沉重历史负担下艰难前行的铜陵化工集团(简称“铜化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有望迎来新节点。近日,六国化工、安纳达双双披露控股股东铜化集团增资进展,表示控股股东延长本次增资扩股项目在安徽省产权交易中心的挂牌时间至3月8日,继续征集意向投资方,本次增资有可能会导致铜化集团的股权控制关系发生变更。

  在岗人数超过7000人、资产逾百亿的铜化集团混改已持续多年。2015年6月,铜化集团就曾通过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对外宣布推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当时计划和浙江国贸东方牵手,但最终并未落地。

  今年3月8日前能否完成挂牌增资?两家上市公司控制权是否会转移到新股东手中?是由安徽省级国资改革试点的安徽省投资集团(简称“皖投集团”)将铜化集团收入囊中,从参股变成控股,还是其他社会资本曲线进驻?铜化集团这家老国企的身上,又承载起市场的新期待。

  公开挂牌求增资

  去年8月,六国化工和安纳达公告,为促进铜化集团的进一步发展,铜化集团拟进行增资事项,上市公司实际控制权是否受到影响尚不确定。今年3月4日晚间,两上市公司披露:截至挂牌期满日(2019年2月27日),铜化集团增资未征集到有效的意向投资方。但铜化集团将继续推进本次增资事项。

  拥有两家上市公司的大型化工企业公开挂牌增资,却应者寥寥,难道是门槛太高?

  非也。根据公告,本次铜化集团拟公开募集资金对应持股比例是32.34%,对应新增注册资本6亿元;拟募集资金总额目前仍是“择优而定”,拟用于战略性新兴产业项目建设、补充流动资金等。企业管理层或员工没有投资意向。

  就公开挂牌的条件,放眼全国能满足要求的意向投资方非常多,说明本次挂牌可能并不是提前确定了对象,为某一投资方“量身定制”。

  根据公告显示,本次挂牌不接受联合投标,意向投资方及其控制主体的主营业务不得与增资企业下属两家上市公司(安纳达和六国化工)有同业竞争情形。投资方在递交投资申请时,需提供不少于10亿元银行存款证明,并承诺在支付增资款项前的任何时候账户资金余额不低于10亿元。意向投资方须承诺成为增资企业新股东后,在本次增资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后的当年及其后5个完整会计年度内,在铜陵市另外增加不低于人民币10亿元的投资。增资企业职工安置相关费用预计为3.24亿元,意向投资方须承诺成为增资企业新股东后,同意增资企业在今后逐年(或按月)支付给职工或上缴。

  铜化集团增资扩股项目挂牌始于去年12月28日,目前交易中心暂时将挂牌期延至3月8日,仅仅延期了几天。

  “现在是根据交易中心的规则向后延期,要不然就得挂牌期满后再二次挂牌。”铜化集团多位人士表示,铜陵市政府对增资的态度是“积极稳妥”,最终结果还需拭目以待。挂牌的时间和成败,战略投资者的身份等,都还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

  混改已超三年

  就证券时报记者了解的情况,目前铜化集团的三位股东中,代表铜陵国资的华盛化工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华盛化工”,持股55.07%)和民营资本方安徽鹤柏年投资有限公司(简称“鹤柏年”,持股34.09%)都曾表态将不参加投标。

  若本次增资能顺利完成,华盛化工、鹤柏年、皖投集团和拟征集投资方持股比例分别为37.26%、23.07%、7.33%和32.34%。考虑到六国化工和安纳达此前公告中表示的“可能会导致铜化集团的股权控制关系发生变更”,假设皖投集团就是“拟投资方”,确实存在皖投集团从参股变成控股的概率,否则,新投资方就只是第二大股东。

  去年下半年以来,安徽省级国资在资本市场的动作堪称迅猛。皖投集团先后获得了长信科技和九华旅游的实际控制权,同时,皖投集团也深度参与了安徽创新国有出资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改革,旗下有多只投资基金。此外,铜陵市人民政府曾在《市政府重点工作落实情况通报》中表述“省投资集团参与铜化‘混改’增资扩股方案及分析报告已报市政府”,这让市场尤其怀疑皖投将再揽下两家上市公司股权。

  来自铜化集团的相关人士向证券时报记者多次强调了目前的“不确定性”,实行混改、引入战略投资者是目前集团工作的重中之重,当下铜陵市政府高度重视,慎之又慎。对于市场期待的“皖投入主”和“民营资本试图通过基金进入”等消息,皖投和铜化集团相关方面都表示无法表示意见。

  铜化的混改,一直吸引市场注意。2015年6月六国化工曾公告,铜陵市政府与浙江国贸东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签订的《战略合作意向协议》,铜化集团整个改制工作将分阶段落实。这让当时的六国化工股价大幅上涨,最高触及了13.78元/股(复权后),达到近十年的最高价。但后期国贸东方并没有介入。目前也没有看到相关子公司剥离的进展。

  2017年9月,安徽鹤柏年投资有限公司通过挂牌以11.02亿元竞得铜化集团34.09%股权,成为铜化集团第二大股东,受让了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昊华化工总公司、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安徽省分行、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所持的股份。

  可供梳理的鹤柏年资料不多,官网称其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本1亿元,业务以铜陵、合肥为主,旗下有矿业投资开发公司和房地产开发及市政工程公司等,资产规模达到25亿元人民币。

  鹤柏年的受让可能只是铜化集团分阶段改制的第一步。铜陵市副市长黄化锋曾表示过,要把“铜化集团债转股时形成的以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股份和原来化工部的资产转移过来的股份,通过政府的推动,市场化交易掉,之后引入一个具有市场竞争力、对铜陵产业发展有帮助的战略投资者来接盘,再以新的股东增资扩股、对资产切割重组、对两个上市公司平台充分利用”。

  “跑了一年半,股权转让的各种审批手续才办下来”,黄化锋当时表示,光股权转让,从方案设计到资产评估,再到正式挂牌,就耗时2年,他深感国企改革之难。

  生存的难题

  时间经不起等待。铜化集团在挂牌中发布的2017年度净利润是1.94亿元,资产128.2亿,负债92.3亿。但这份还“看得过去”的业绩,恐怕是铜化集团最近几年的最好业绩。

  来自上海清算所的数据显示,铜化集团2015年到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8,382.18 万元、-31,795.92 万元、19,426.29万元,三年中,铜化集团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0.72亿元、0.55亿元和0.65 亿元。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3月,铜化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就已经达到72.7%,其中九成是短期债务,短期偿债压力很大。在人民网的地方论坛上,甚至有民营企业就铜化集团旗下铜官山化工拖欠货款1500余万元向该市领导反映的留言。

  而根据铜化集团2018年发布转型的规划,未来几年将会加大投入进行港务板块的建设、化工项目的拓展和产能提升,2018年初在建项目3个,包括露天转地下项目、7万吨高速纺与工程塑料聚合切片、1万吨纤维级聚苯硫醚,总投资额13.05亿元,在未来几年对资金的需求将大幅增加,同时“十三五”项目规划初步框算需要投资近155亿元。

  2018年9月铜化集团发布的最新财务数据显示,去年前三季度盈利1859万元,比2017同期大幅下滑。铜化集团的盈利主要依靠下属两家上市公司。六国化工2018年的亏损无疑将加剧铜化集团的困境,倒逼改革提速。因子公司实施破产重整和计提资产减值等,六国化工预计2018年全年亏损4.5亿至6.2亿元。另一家上市公司安纳达也已宣布2018年净利润下降71.85%至4609.9万元。

  环保搬迁也是掣肘改革发展的现实问题。铜陵是沿江城市,1991年组合而成的铜化集团,多数化工厂区临江而建,“长江沿线一公里搬迁”和7000多名的职工安排等等问题都增加了改革的复杂性。

  错综复杂的形势下,谁会成为铜化集团战略投资者,以多高的价格控股两家上司公司,谜底或将很快揭晓;如果继续无人“应答”,就得继续等待。

文章关键字: